•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澳门永利娱乐场在线

公告]永利澳门:内幕消息-我们的控股股东WYNN RESORTS LIMITED的2017年财政年度年度

时间:2018-03-10 00:40:45  作者:admin  来源:澳门永利娱乐场在线  浏览:124  评论:0
内容摘要:  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及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對本公告的內容概不負責,對其準確性或完整性亦不發表  任何聲明,並明確表示概不對因本公告全部或任何部分內容而產生或因倚賴該等內容而引致的任何損失承擔任何  本公告乃根據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證券上市規則第13...

  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及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對本公告的內容概不負責,對其準確性或完整性亦不發表

  任何聲明,並明確表示概不對因本公告全部或任何部分內容而產生或因倚賴該等內容而引致的任何損失承擔任何

  本公告乃根據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證券上市規則第13.09及37.47B條及證券及期貨

  本公告乃由永利澳門有限公司(「我們」或「本公司」)根據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證券

  上市規則第13.09及37.47B條及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第XIVA部而刊發。

  本公司的控股股東Wynn Resorts, Limited為於美國全國證券交易商協會自動報價系統(「納

  茲提述我們日期為2018年1月23日的公告(「WRL盈利公佈公告」),內容有關我們的控股

  股東Wynn Resorts, Limited公佈其未經審核2017年財政年度第四季及年度財務業績。除本

  午2時06分)或前後公佈其經審核2017年財政年度年度報告(「WRL年報」)。閣下如

  欲審閱由Wynn Resorts, Limited編製並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存檔的WRL年報,請瀏覽

  公認會計原則」)編製,該等原則與我們用作編製及呈列我們的財務資料的國際財務報

  可供使用客房的收益(「REVPAR」)乃根據美國公認會計原則所呈報的客房收益(包括計

  入客房收益的相關推廣優惠)計算。根據美國公認會計原則,於呈列淨收益時會從總收

  益扣除推廣優惠。根據國際財務報告準則,客房收益不包括該等推廣優惠。故此,我們

  概無表示或保證本集團2017年財政年度第四季及年度財務業績將與WRL年報所呈列者相

  Resorts, Limited於WRL年報刊載有關本公司及我們的澳門業務的財務資料及其他資料的

  樂場批給協議經營我們的澳門業務。我們向澳門政府租賃位於澳門市中心內港的永

  利澳門所在的一幅約16英畝的土地及位於澳門路氹區的永利皇宮所在的一幅51英畝

  .康體及休閒設施,包括兩間健身中心、水療康體中心、一間髮廊及一個泳池;及

  .圓拱形大堂設有一個以中國十二生肖為主題的特色天花以及以黃金「吉祥樹」及

  .康體及休閒設施,包括纜車、一間健身中心、一間水療康體中心、一間髮廊及一

  為回應我們對澳門業務的評價及致力創造獨一無二的客戶體驗,我們一直及預期繼

  我們的綜合渡假村在主要的都市市場進行草擬、設計、建設及營運,強調為所有客

  戶提供高水平的優質客戶服務。在拉斯維加斯及澳門,我們不僅成功吸引了各類本

  地客戶,而且將我們的客戶市場範圍拓展至國際市場。我們利用我們的國際市場推

  廣團隊通過位於香港特別行政區、新加坡、日本、台灣及加拿大的分部吸引國際客

  .於2018年官方福布斯旅遊指南星級評級名單中,Wynn Resorts總共榮獲比世界其

  娛樂場渡假村行業競爭激烈。我們的澳門業務及拉斯維加斯業務均與其他優質娛樂

  場渡假村競爭。鄰近我們物業的渡假村的競爭因素包括設施種類、服務質素、價格、

  地點、娛樂、主題及規模等。我們提供優質設計及客戶服務,務求令我們的澳門及

  50多年來一直為娛樂場的座落地點,其主要由中國大陸的一個半島以及兩個鄰近島

  競爭過程,向三家承批公司(包括永利渡假村(澳門)股份有限公司(「永利澳門」))發

  政府批准後獲准各自授出一項轉批給,因此共有六家博彩承批公司及獲轉批給人。

  除永利澳門外,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澳博」)及銀河娛樂集團有限公司(「銀河」)

  各自為首要承批公司,而金沙中國有限公司(「金沙」)、新濠國際發展有限公司(「新

  濠」)及美高梅中國控股有限公司(「美高梅中國」)則以轉批給經營。各承批公司或獲

  轉批給人獲准經營的娛樂場數目並無限制,惟各個場所須經政府批准後方可營運。

  娛樂場開業開始,澳門市場的年度博彩收益錄得大幅增長並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博彩

  澳門博彩市場主要依賴旅客。前往澳門的博彩客戶一般來自鄰近的亞洲地區。根據

  著路氹區永利皇宮的開幕,我們貢獻出新的市場承載力。若干現有承批公司及獲轉

  批給人亦已於2016年及2017年在路氹區開設額外設施,或將於未來幾年開設額外設

  除世界各地的娛樂場(包括新加坡、菲律賓、馬來西亞、澳洲、拉斯維加斯、提供博

  彩娛樂的亞洲郵輪以及亞洲各地的其他娛樂場)外,我們的澳門業務主要面臨其餘

  39間遍佈澳門的娛樂場的競爭。倘當前其他亞洲國家(例如日本)的博彩合法化努力

  《華爾街日報》於2018年1月26日發表文章指控Wynn先生存在職場不當個人行為,此

  後,Wynn先生於2018年2月6日辭任行政總裁及董事會主席職位。鑒於有關文章,本

  公司董事會於2018年1月26日成立僅由獨立董事組成的特別委員會,調查針對

  審查本公司的內部政策及程序,旨在採用最佳實踐為全體僱員維持一個安全及獲得

  尊重的工作場所。董事會亦宣佈其提名及企業管治委員會正啟動一項增加額外董事

  的程序,以強化董事會的構成、技術及經驗。內華達州博彩管制局及麻省博彩委員

  會亦已著手調查上述事宜(包括關於本公司及其牌照持有者的適當性)。本公司正通

  力配合該等監管審查。此外,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正監督並審查有關情形,而本公

  司正通力配合。誠如下文進一步討論,該等監管部門均具有許可及監督我們娛樂場

  澳門政府公開評論說其正在研究更新博彩批給及轉批給的過程。我們的博彩批給與

  有關Stephen A. Wynn的爭議、監管行動、訴訟及調查以及其自本公司離職或會嚴重

  《華爾街日報》於2018年1月26日發表文章指控Wynn先生存在職場不當個人行為,此

  後,Wynn先生於2018年2月6日辭任行政總裁及董事會主席職位。該指控所產生的有

  關Wynn先生的爭議以及其自本公司離職或會以多種方式(包括我們無法預料的方式)

  博彩監管機構正在審查有關情形。該等監管部門均具有許可及監督我們娛樂場渡假

  村業務經營的廣泛權力並可採取針對本公司及其相關牌照持有者或Wynn先生的措

  施,當中措施或會影響我們附屬公司持有彼等之博彩牌照及批給的能力或期限、本

  會提出訴訟,而有關申索導致若干風險,包括管理受干擾、可能影響我們聲譽的論

  發展已經及可能於日後影響有關法律程序的進程及當事人於訴訟中的立場,於該訴

  訟中Wynn先生的前任配偶Elaine P. Wynn提起一項力證其與Wynn先生為訂約方的股

  件而言,或會加大發生控制權變動的可能性。有關該交叉申索的更多詳情,請參閱

  項目8 —「財務報表及補充資料」附註14「承諾及或然事件」。此外,本公司綜合渡假

  村的業務模式乃由Wynn先生所首創。我們的業務、聲譽及競爭能力現或會因我們與

  我們須遵守廣泛的國家及地方法規,且發牌及博彩當局對我們的業務擁有重大控制

  我們渡假村的營運須待我們於渡假村所在司法權區內取得並持有所有必須的牌照、

  許可、批文、註冊、適當資格審查報告、法令及授權後方可進行。規管此等牌照、

  許可及其他批文的法律、法規及條例一般涉及博彩業務擁有人及經辦人以及在博彩

  調整、暫停或撤銷註冊、博彩牌照或相關批准;批准我們業務的轉變;並因違反博

  彩法例或法規而徵收罰款或要求沒收資產。遵守博彩法例、法規及牌照要求代價高

  昂。適用於我們業務的內華達州及麻省法律、法規或牌照的任何更改或違反適用於

  我們業務或博彩牌照的任何現行或未來法律或法規可能會要求我們作出重大支出並

  我們的澳門業務受到特殊風險。未能遵守澳門的監管及博彩環境可能導致我們澳門

  業務的批給被撤銷或以其他方式對澳門業務造成負面影響。此外,我們面臨的風險

  是,美國監管機構可能認定澳門的博彩監管框架未能允許我們以與我們所擬定或內

  就《華爾街日報》於2018年1月26日發表文章指控Wynn先生存在職場不當個人行為一

  事而言,麻省及內華達州的博彩監管機構正審查有關指控、本公司有關為全體僱員

  維持一個安全及受尊重的工作場所的內部政策及程序及本公司及其相關牌照持有者

  的適當性。澳門博彩監管機構正監督並審查有關情形。該等監管部門均具有許可及

  監督我們娛樂場渡假村業務經營的廣泛權力並可採取針對本公司及其相關牌照持有

  者或Wynn先生的措施,當中措施或會影響我們附屬公司持有彼等之博彩牌照及批給

  持續的調查、訴訟及其他糾紛可能會分散管理層精力,還可能引致負面報導及監管

  Freeh報告中有關Okada先生及其聯屬人士被發現疑似違反法律、董事會的不適當資

  先生、本公司及各公司職員提出多項索償,已經並可能持續不利地宣傳或打擊本公

  本公司董事會於2018年1月26日成立僅由獨立董事組成的特別委員會,調查有關

  已擴展至包括全面審查本公司的內部政策及程序,旨在採用最佳實踐為全體僱員維

  持一個安全及獲得尊重的工作場所。麻省及內華達州的博彩監管機構正在審查該等

  事宜(包括有關本公司及其相關牌照持有者的適當性),而本公司正通力配合該等監

  上述調查、訴訟和其他糾紛以及日後可能發生的任何其他事宜可能代價高昂且可能

  會轉移管理層對我們業務營運的注意力。該等調查、訴訟和其他糾紛亦可能導致監

  管機構對我們進行額外審查,從而有可能導致有關本公司的博彩牌照及本公司成功

  競投新興博彩市場機遇的能力的調查,並可能對其造成負面影響。此外,有關行動、

  Resorts及WML股份的需求,從而對其各自股份的買賣價格產生負面影響。

  澳門訪客人數可能因中國內地經濟崩潰、限制中國內地公民到訪澳門及反貪腐運動

  澳門業務的大部分博彩客戶均來自中國內地。倘若中國經濟出現崩潰、緊縮及不明

  朗因素,均可能影響到訪我們澳門業務的客戶人數或彼等可能願意消費的金額。此

  外,中國政府不時採取的政策(包括中國對其公民實施的任何旅遊限制,例如對向中

  國內地居民授出到訪澳門的出境簽證實施限制)可能影響到訪我們物業的中國內地

  旅客人數。我們並不確定日後何時或會否推行限制中國內地公民到訪澳門及香港的

  政策,亦不確定日後何時或會否在未經通知下調整旅遊政策。另外,中國政府持續

  推行反貪腐運動亦已影響中國消費者的態度及其於國內外的消費模式。該運動及中

  國內地貨幣流出政策明確地收緊貨幣轉移法規,包括實時監控若干金融渠道,對中

  國內地公民從自動取款機提取現金的限制,以及削減中國內地以外賬戶持有人從銀

  行賬戶提款的年度限額。該等政策可能影響旅客人數以及彼等可由中國內地帶到澳

  門的貨幣金額。該等政策的整體效應可能對我們的收益及經營業績構成負面影響。

  我們的資訊科技和其他系統受制於網絡安全風險,包括盜用客戶資料或其他違反資

  我們依靠資訊科技及其他系統(包括與我們簽約提供數據服務的第三方維護的系統)

  來維護和傳輸大量的客戶財務資料、信用卡結算、信用卡資金轉賬、郵寄清單及預

  訂信息,以及其他個人身份資料。我們還保存重要的公司內部數據,例如關於我們

  僱員的個人身份資料以及與我們業務相關的信息。我們為保護客戶、僱員及公司資

  料而實施的系統和流程受到不斷變化的安全風險的影響。這些風險包括網絡及實體

  安全漏洞、系統故障、電腦病毒以及客戶、公司僱員或第三方供應商僱員的疏忽或

  故意濫用。我們為阻止和減輕這些風險所採取的措施未必成功,且我們保障網絡安

  全風險的保險範圍未必充足。我們的第三方資訊系統服務供應商面臨與我們類似的

  網絡安全風險,而我們不直接控制任何此類資訊安全運作。我們或第三方服務供應

  商維護的客戶或公司數據的重大盜竊、遺失或欺詐性使用可能會對我們的聲譽造成

  不利影響,使我們的營運及管理團隊遭受重大破壞,並導致補救費用、監管處罰和

  客戶及其他資訊受到該等侵犯的當事方的訴訟,所有這些都可能對我們的業務、經

  我們收集和使用個人資料的行為受私隱法律及法規的約束,而私隱法律是一個經常

  變化且因司法權區而有重大差異的範疇。遵守適用的私隱法規可能會增加我們的經

  營成本及╱或對我們向我們的顧客推銷我們的產品、物業及服務的能力造成不利影

  響。此外,我們不遵守(或某些情況下,由我們委託的第三方不遵守)適用的私隱法

  規或違反儲存我們數據的系統的安全性可能導致聲譽受損和╱或使我們遭受罰款、

  倘若第三方成功挑戰我們擁有或使用永利相關商標及╱或服務標誌的權利,則我們

  我們的知識產權資產,特別是「Wynn」的標識版本,是我們最寶貴的資產之一。我們

  已向美國專利及商標局及包括澳門、中國、香港、新加坡、台灣、日本、若干歐洲國

  家及全球其他各司法權區的註冊處在內的眾多外國專利和商標註冊處提交了申請,

  以就各類商品及服務註冊不同的「Wynn」相關商標及服務標誌。這些標誌包括「WYNN

  大多數這些標記的共通元素是使用「WYNN」的姓氏。作為一般規則,姓氏(或主要以

  姓氏構成的部份標誌)不具資格註冊,除非有關姓氏已取得「第二個涵義」。基於

  先生作為知名渡假村發展商等因素,我們至今已在若干申請中成功向美國專利及商

  聯邦註冊並非有關標記的完全決定性權利。聲稱擁有相似標記的過往權利的第三方

  可挑戰我們的註冊權利或我們使用標記的權利,並尋求推翻有關註冊所賦予的推論。

  此外,由於電腦化博彩機技術的普及和在商業運作的普遍使用,其他形式的知識產

  權(如專利及版權)也越來越具有相關性。日後第三方可能聲稱擁有更優先的知識產

  權,或指控其知識產權涵蓋了我們某些方面的業務。就相關指控的辯護可能會導致

  巨額開支,而且倘此類索賠被成功起訴,可能會對我們的業務產生重大影響。欺詐

  性網上賭博和投資網站的國際運作已有所增加,試圖欺詐並欺騙公眾。我們不提供

  網上賭博或投資賬戶。使用我們的名字或類似的名字或與我們相似的形象提供該等

  或類似活動及機會的網站,概未獲我們授權並且可能是非法並有犯罪意圖的。倘透

  過提起民事訴訟及向有關當局(如適用)報告該等網站以求關停該等網站的努力失敗

  或未能及時完成有關行動,則該等未經授權的活動仍可能會繼續並損害我們的聲譽

  並對我們的業務產生負面影響。我們為獲取和保護我們的知識產權以防止在全球範

  圍內未經授權使用而採取的努力,可能包括聘用律師並開始在不同司法權區進行訴

  我們的澳門業務在新興市場開展業務時面臨著重大政治、經濟和社會風險。我們的

  澳門業務的未來成功將取決於澳門和中國大陸的政治及經濟狀況。例如,澳門、中

  國或周邊地區的財政衰退及民間、國內或國際動蕩可能會嚴重損害我們的業務,不

  僅會減少客戶對娛樂場渡假村的需求,還會增加徵收稅項及外匯管制的風險,或增

  加可能會阻礙我們的澳門業務或我們調回資金的能力的其他政府限制、法律或法規

  倘我們不能於2022年獲得延長批給或倘澳門政府行使其贖回權,我們從澳門博彩業

  我們與澳門政府的批給協議將於2022年6月到期。除非我們的批給獲續期,否則,我

  們在澳門的所有博彩業務及相關設備將於2022年6月無償地自動轉讓予澳門政府,且

  我們將不再自該等業務產生任何收益。澳門政府已公開表示,其正在研究可更新博

  知贖回批給協議。倘澳門政府行使此贖回權,我們可獲公平的賠償或彌償保證,有

  關賠償或彌償保證金額將按贖回之前一個稅務年度中產生的收益金額乘以批給下的

  餘下年期釐定。我們或未能按有利於我們的條款重續或延長我們的批給協議。倘我

  們的批給被贖回,支付予我們的賠償金可能不足以抵銷我們日後的收益虧損。批給

  澳門控煙法例可能會對我們的業務、財務狀況、經營業績及現金流量構成不利影響。

  然而,該法例容許娛樂場設立向貴賓博彩客戶開放的若干有限吸煙區,而該等吸煙

  11月1日的行政長官批示所載的條件(經2014年6月3日的行政長官批示所修訂)。澳門

  年1月1日生效的新煙草控制法已要求賭場於2018年12月31日前禁止在目前允許區域

  內吸煙,而建造吸煙室所根據的若干嚴格技術標準仍待釐定。現有控煙法例以及任

  何計劃於娛樂場實施全面禁煙的控煙法例可能會阻礙屬吸煙人士的潛在博彩客戶經

  常到訪澳門的娛樂場,亦可能會影響到訪我們物業的訪客人數或訪客於我們物業所

  花費的時間,從而可能會對我們的業務、財務狀況、經營業績及現金流量構成重大

  響。不利的天氣情況可能對我們渡假村的盈利能力造成負面影響,並妨礙或阻止顧

  我們依賴博彩中介人賺取我們相當大部分的博彩收益。倘我們未能與信譽良好的博

  彩中介人維持或另行建立成功的業務關係,則我們維持或增加博彩收益的能力將受

  我們或會流失產生我們大部分博彩收益的博彩中介人顧客。澳門娛樂場營運商對博

  彩中介人所提供的服務競爭日趨激烈,而隨著更多娛樂場於澳門開業,此競爭將會

  加劇。倘我們未能與信譽良好的博彩中介人維持或另行建立成功的業務關係或被我

  們的競爭對手奪去大量博彩中介人,則我們維持或增加我們的博彩收益的能力將受

  到不利影響,且我們將要尋求其他方法與貴賓客戶建立關係。此外,倘我們的博彩

  中介人未能與我們的貴賓客戶建立或維持關係,則我們維持或增加博彩收益的能力

  我們的博彩中介人的財務資源可能不足以讓其繼續在澳門經營業務,從而可能對我

  們的業務及財務狀況造成不利影響。我們的博彩中介人可能在吸引顧客方面遇到困

  區內的經濟及政治因素可能導致我們的博彩中介人在澳門經營遇到困難,包括吸引

  顧客來澳門的激烈競爭。此外,博彩中介人可能面臨流動性下降,限制其向其顧客授

  予信貸的能力,並且可能面臨難以收取其之前延長的信貸的困難。無法吸引足夠的

  顧客、授予信貸並及時收取到期款項可能對我們博彩中介人的業務造成負面影響,

  導致博彩中介人清盤或清算其營運或導致部分我們的博彩中介人離開澳門。目前及

  力。此影響力可導致博彩中介人通過磋商修改我們的營運協議,包括要求取得更高

  的佣金,否則將導致被競爭對手奪去業務或失去與博彩中介人的若干關係。倘我們

  須增加我們的佣金費用或由於競爭壓力而於其他方面修改我們與博彩中介人有關的

  倘與我們合作的博彩中介人並無遵守澳門博彩法以及嚴謹的誠信及廉正標準,我們

  與我們合作的博彩中介人的聲譽及誠信對我們本身的聲譽及我們遵守我們的批給、

  信及遵例程序。然而,我們無法控制我們的博彩中介人遵守此等嚴謹的誠信及廉正

  標準,而我們的博彩中介人或會違反與我們簽訂有關確保遵守標準的合約條文。此

  外,倘我們與誠信被質疑的博彩中介人訂立新業務關係,監管機關或投資者可能認

  為這對我們本身的誠信造成負面影響。倘我們的博彩中介人未能遵守所需的誠信及

  廉正標準,我們可能面對對我們的營運擁有管轄權的博彩監管機關採取的行動。此

  外,倘任何我們的博彩中介人於我們的物業內違反澳門博彩法,澳門政府可能酌情

  對我們、博彩中介人或同時對兩者採取執法行動,而我們可能被懲處及我們的聲譽

  根據適用法律(包括博彩法例)及若干協定例外情況,我們澳門附屬公司的債項以其

  絕大部分資產的留置權作抵押。倘該等附屬公司於其融資文件下違約或倘該等附屬

  公司經歷破產、清算、解散或重組,則相關有抵押債項持有人將有權首先從該等附

  屬公司的抵押品中獲得償付,之後我們澳門附屬公司的無抵押債項持有人方才有權

  利益衝突可能因我們的若干董事和高級職員亦為永利澳門有限公司的董事而產生。

  作為Wynn Resorts間接擁有大部分股權的附屬公司及永利澳門及永利皇宮的的發展

  有限公司的普通股股份。由於永利澳門有限公司擁有與我們無關聯的股東,我們及

  我們兼任永利澳門有限公司高級職員及╱或董事的若干高級職員及董事可能與我們

  利澳門有限公司可能有不同影響的決定,包括我們已訂立或將來可能與永利澳門有

  澳門政府已經對可於澳門營運的賭枱數量設定上限並限制澳門新博彩區的新賭枱的

  2017年1月1日額外經營25張賭枱及於2018年1月1日再經營25張新賭枱,合共為

  新賭枱。此外,我們在符合總數上限的情況下,已並將繼續於永利澳門與永利皇宮

  宮則為323張。於永利澳門及永利皇宮營運的賭枱組合經常因應對不斷變化的市場需

  求及行業競爭的營銷及營運策略而改變。未能根據預計的市場需求和行業趨勢來調

  生及Elaine P. Wynn倘以類似的方式就彼等所持股份作出投票,則可能會對所有需股

  度上影響入選Wynn Resorts董事會的董事人選名單。此外,除另有說明外,股東協議

  我們普通股的交易價格過去一直且可能繼續大幅波動。我們的股價或會因眾多事件

  及因素而出現波動,例如美國、中國及世界的整體經濟及金融狀況、我們自身經營

  業績的季度變動、競爭加劇、證券分析師的財務估計及推薦意見的變更、適用法律

  或法規的變動及影響旅遊業的變化以及影響我們業務的其他事件等。整個股市,尤

  其是我們行業內公司的股價,曾經歷可能與相關公司的經營業績無關的極端波動。

  無論我們的經營業績如何,全域性的市場及行業波動均可能對我們普通股的價格產

  我們的槓桿率高企,未來的現金流量可能不足以供我們履行相關義務,且我們可能

  . Okada各方已對Aruze股份的贖回提出質疑,而且目前我們正捲入與該等各方的訴

  .就我們支付的部分利息而言,其適用利率將隨市場利率波動,因此,倘市場利率

  下表載列我們的主要土地持有權。我們擁有或已取得該等物業的使用權。我們亦擁

  (1) 澳門政府擁有澳門的大部份土地。多數情況下,位處澳門的房地產私人權益是通過政府授出的長期租約

  約下獲得租賃,且在獲政府批准的情況下可以於繼後期間重續。永利皇宮乃於一份自

  年期為25年的土地批給合約下獲得租賃,且在獲政府批准的情況下可以於繼後期間重續。

  我們偶爾會面對訴訟。如同所有訴訟一樣,我們概無法就該等事宜的結果提供任何

  10-K表格內所載的年報的項目8—「財務報表及補充資料」附註14「承諾及或然事件

  於2014年7月,永利澳門接獲澳門廉政公署(「廉政公署」)通知,要求就其於澳門路氹

  (3) 包括長期債項、其他長期負債、遞延所得稅負債淨額及永利皇宮土地批給合約下所規定的合約溢價金付

  我們的永利皇宮(一間位於澳門路氹區的綜合渡假村)於2016年8月22日開業。永利皇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與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財務業績比較。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淨收益由2016年同期的44.7億美元增長至63.1億美元,

  增加41.2%或18.4億美元。淨收益增加主要由於永利皇宮、永利澳門及我們的拉斯維

  加斯業務分別增長15.6億美元、2.217億美元及6,250萬美元所致。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娛樂場收益由2016年同期的32.7億美元增長至49.5億美

  51.4%或16.8億美元。該項增加主要由於永利皇宮、永利澳門及我們的拉斯

  並獲批准於2017年1月1日額外經營25張賭枱及於2018年1月1日再經營25張新賭枱,

  合共為150張新賭枱。此外,我們在符合總數上限的情況下,已並將繼續於永利澳門

  下表載列我們的澳門及拉斯維加斯業務的娛樂場收益以及相關主要營運指標(以千

  非娛樂場收益由2016年同期的12.0億美元增加13.3%或1.599億美元至截至2017年12月

  31日止年度的13.6億美元,主要由於永利皇宮及我們拉斯維加斯業務分別實現增長

  止年度的7.042億美元,主要由於永利皇宮及我們拉斯維加斯業務分別實現增長

  斯維加斯業務所錄得的增長乃由於平均每日房租增長3.0%及入住率增長1.6個百分

  止年度的6.909億美元,主要由於永利皇宮及我們拉斯維加斯業務分別實現增長

  及我們拉斯維加斯業務分別減少的800萬美元及520萬美元所抵銷。來自永利澳門及

  我們的拉斯維加斯業務的跌幅主要由於我們客房及餐廳的現金付款客人所佔比例較

  年度的52.5億美元,主要由於娛樂場開支、折舊及攤銷以及一般及行政開支分別增

  加11.2億美元、1.476億美元及1.373億美元所致,惟部分被開業前開支減少

  日止年度的1.775億美元。此增幅主要由於我們拉斯維加斯業務及永利皇宮分別增加

  1,050萬美元及970萬美元所致,並且主要歸因於與入住率上升相關的開支及勞務成

  止年度的4.108億美元,此增幅主要由於永利皇宮及我們拉斯維加斯業務分別增加

  日止年度的5.524億美元。此增幅主要由於永利皇宮開業而相關樓宇及傢俬、裝置及

  萬美元及670萬美元的相關費用,主要源自與各種翻新工程有關的廢棄費用及資產報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資本化利息較2016年同期減少7,570萬美元,主要原因

  我們亦已完成現金收購要約並於其後贖回我們的5 1/4厘優先票據(「2021年票據」)以及

  發行於2024年到期的4 7/8厘優先票據(「2024年WML票據」)及於2027年到期的5 1/2厘

  票據交易錄得償還債務虧損2,080萬美元及就WML票據交易錄得償還債務虧損3,310

  截至2017年及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我們從外幣重新計量分別產生

  70萬美元的虧損。此虧損主要是由於澳門元兌美元的匯率波動對重新計量我們澳門

  6,300萬美元及2,730萬美元。我們的非博彩溢利仍須繳納澳門所得補充稅,其娛樂場

  於2016年8月,永利澳門已延長其與澳門政府訂立的一份協議,該協議訂明支付年費

  1,280萬澳門元(約160萬美元),作為股東獲分派股息應支付的所得補充稅。該股息

  2017年12月31日,根據審查現狀,我們認為無需對未確認稅務抵免作出任何變更。

  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與截至2015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財務業績比較。

  惟部分被永利澳門娛樂場收益減少的1.777億美元所抵銷。永利澳門娛樂場收益減少

  投注額減少5.6%以及角子機投注額減少14.5%。永利澳門業務量的減少主要由於澳

  門及中國經濟及政治狀況,以及近期於澳門路氹區開業的渡假村(包括永利皇宮)的

  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錄得的貴賓贏額佔轉碼數百分比為3.29%,而

  並獲批准於2017年1月1日額外經營25張賭枱及於2018年1月1日再經營25張新賭枱,

  合共為150張新賭枱。此外,我們在符合總數上限的情況下,已並將繼續於永利澳門

  下表載列我們的澳門及拉斯維加斯業務的娛樂場收益以及相關主要營運指標(以千

  日止年度的6.033億美元,主要由於永利皇宮及我們拉斯維加斯業務分別實現增長的

  拉斯維加斯業務所錄得的增長乃由於平均每日房租增長3.9%,而永利澳門的客房收

  餐飲收益由2015年同期的5.971億美元增加0.7%或440萬美元至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

  業務及永利澳門的餐飲收益分別減少1,200萬美元及1,070萬美元所抵銷。拉斯維加斯

  業務收益減少主要由於夜總會收益減少,而永利澳門收益減少主要因餐廳收益下跌

  止年度的39.4億美元,主要由於娛樂場開支、一般及行政開支、折舊及攤銷以及開

  客房開支由2015年同期的1.490億美元增加6.0%或890萬美元至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

  年度的1.579億美元。增幅主要由於永利皇宮及我們拉斯維加斯業務分別錄得客房開

  止年度的820萬美元。撥備變動主要由於永利澳門收回的若干娛樂場應收賬款增加所

  美元所抵銷。永利澳門的大部分減少乃由於我們更改樓宇及改良工程的估計使用年

  期(於2015年9月1日生效),以更準確地反映該等資產預計可維持使用的估計期間所

  我們截至2016年及2015年12月31日止年度就利率掉期公允值變動分別產生40萬美元

  截至2016年及2015年12月31日止年度,我們分別獲豁免繳納按博彩溢利計算的澳門

  所得補充稅的2,730萬美元及4,160萬美元。我們的非博彩溢利仍須繳納澳門所得補充

  稅,其娛樂場贏額仍須根據我們的批給協議繳納澳門特別博彩稅和其他徵費(合計

  我們使用經調整後的物業EBITDA以管理其分部的經營業績。經調整後的物嶪

  指未計利息、所得稅項、折舊及攤銷、開業前開支、物業費用及其他、管理及特許

  權費、公司開支及其他(包括公司間的高爾夫球場及用水權租賃)、以股份為基礎的

  報酬、償還債務虧損、利率掉期公允值變動、贖回票據公允值變動以及其他非經營

  收入與開支前的淨收入,並包括於未綜合聯屬公司的收入權益。由於管理層相信,

  經調整後的物業EBITDA常用於計量博彩公司的表現以及作為其估值的基準,故僅呈

  計量其分部的經營表現,以及比較其物業與其競爭對手的物業的經營表現,以及作

  量一間公司的舉債及償債、作出資本開支以及應付營運資金要求的能力的方法,因

  認會計原則(「公認會計原則」)的補充。為求以較獨立的形式綜覽其娛樂場業務,包

  括本公司在內的博彩公司過往會從EBITDA計算中,剔除與管理特定娛樂場物業無關

  的開業前開支、物業費用、公司開支及以股份為基礎的報酬。然而,經調整後的物

  業EBITDA不應被視為取代經營收入以反映本公司表現、取代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

  流以計量流動性或取代根據公認會計原則釐定的任何其他計量的資料。與淨收入不

  開支或資金成本。本公司動用大量現金流(包括資本開支、利息支付、債務本金償

  下表概述經管理層審閱及於項目8 —「財務報表及補充資料」附註15 —「分部資料」

  所概述的我們的澳門及拉斯維加斯業務的經調整後的物業EBITDA(以千計)。該附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永利澳門的經調整後的物業 EBITDA較2016年同期增長

  11.6%,此乃主要由於貴賓業務受貴賓轉碼數按年增加的推動而有所改善。截至 2016

  年12月31日止年度,永利澳門的經調整後的物業 EBITDA較2015年同期下跌3.8%,主

  要由於貴賓轉碼數、賭枱投注額及角子機投注額按年下跌帶來的娛樂場收益表現所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永利皇宮的經調整後的物業 EBITDA為5.276億美元,而

  2016年同期為1.030億美元。儘管永利皇宮的全面營業持續受物業周邊的建設活動所

  影響,於 2017年(其首個營運全年),我們於永利皇宮的貴賓業務及中場業務均錄得業

  務量大幅增長。截至 2017年12月31日止三個月的貴賓轉碼數與截至2017年9月30日、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我們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約為 28.0億美元,而於國內外債務證

  券的可供出售投資則為3.275億美元。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包括手持現金、銀行現金及

  定期存款、貨幣市場基金投資以及國內與海外銀行定期存款及商業票據,全部均於

  90日內到期。於此等金額中,我們擁有約 72%權益的WML及其附屬公司持有現金及

  下表概述截至2017年12月31日我們於信貸融通下的未償還借貸及可供動用借款限額

  (1) 永利澳門信貸融通包括23.0億美元等額的足額優先有抵押定期貸款融通(「永利澳門優先定期貸款融通」)

  及7.5億美元等額的優先有抵押循環信貸融通(「永利澳門優先循環信貸融通」,連同永利澳門優先定期貸

  款融通統稱為「永利澳門信貸融通」)。借款人為 WML的全資間接附屬公司永利澳門。借款包括美元及港

  元批次。永利澳門有能力於滿足若干條件後就永利澳門信貸融通額外增加 10億美元等額的優先有抵押借

  (2) 我們澳門相關信貸融通包括一項38.7億港元(約4.952億美元)的現金抵押循環信貸融通(「WML Finance信

  我們的澳門相關債項包括優先票據、永利澳門信貸融通及 WML Finance信貸融通。

  契約(「2024年WML契約」)而發行。 2024年WML票據將於2024年10月1日到期,並按年

  利率4 7/8厘計息。於 2020年10月1日之前, WML可隨時以相等於下列較大值的贖回價

  銀行按2024年WML契約條款釐定的「提前贖回」金額。在任何一種情況下,贖回價將

  權發售的所得現金淨額贖回最高達35%的2024年WML票據本金總額,贖回價相當於

  前,WML可隨時以相等於下列較大值的贖回價贖回全部或部分2027年WML票據:

  「提前贖回」金額。在任何一種情況下,贖回價將包括累計及未付利息。此外,於

  進行範圍與WML票據發行當日基本相同的博彩活動而言屬必要的許可、批給、轉批

  屬於WML所有未來有抵押債務,惟以充當有關債項抵押的資產價值為限;及將在架

  Finance信貸融通)。WML票據並無根據經修訂的1933年證券法(「證券法」)登記,並

  公司合併或進行整合;轉讓或出售其所有或絕大部分的財產或資產;及租賃其所有

  WML無法履行於控制權變動時與購回WML票據有關的任何付款責任;無法履行

  干附屬公司的判決總額超過5,000萬美元;及若干破產或無力償債事件。倘因若干破

  永利澳門信貸融通。永利澳門優先定期貸款融通將自2018年12月起按季度分期償還

  優先循環信貸融通將於2020年9月到期,屆時,任何未償還借款必須償還。永利澳門

  信貸融通基於永利澳門的槓桿比率(定義見永利澳門信貸融通)按倫敦銀行同業拆息

  或香港銀行同業拆息加1.50厘至2.25厘年利差計息。永利澳門優先循環信貸融通下未

  借用金額(如有)需繳付的承諾費乃基於永利澳門的槓桿比率按年利率0.52厘至0.79厘

  永利澳門信貸融通載有一項規定,要求永利澳門必須從剩餘現金流中提取特定百分

  澳門信貸融通)的25%必須用於償還債項及註銷永利澳門信貸融通下的可動用借款。

  倘永利澳門的槓桿比率等於或低於4.5比1,則無須就剩餘現金流作出強制性還款。

  永利澳門信貸融通載有限制若干活動的慣常契諾,當中包括但不限於:產生額外債

  項、引起或建立其任何物業的留置權、出售及售後租回交易、處置資產的能力,以

  日止財政年度維持槓桿比率不超過5.25比1,而利息支付能力比率(定義見永利澳門

  永利澳門信貸融通下的借款將仍由Palo及擁有永利澳門股權的本公司若干附屬公司

  就永利澳門的博彩批給合約而言,永利澳門與大西洋銀行訂立一項以澳門政府為受

  益人的銀行擔保償還協議。此項擔保保證永利澳門履行娛樂場批給協議下的責任,

  包括支付溢價金、罰款及就任何違反批給協議條款的重大過失作出賠償以及繳納任

  給協議年期(2022年)結束後180日前維持在該金額。大西洋銀行作為該項擔保的發行

  人,現透過一項優先貸款人抵押品組合下的第二優先抵押權益獲得擔保。於永利澳

  門信貸融通下的所有債項獲償還後起,永利澳門須於大西洋銀行提出要求後及時償

  WML Finance信貸融通。WML Finance信貸融通下的借款以港元計值,並用於滿足營

  運資金要求及作為一般企業用途。WML Finance信貸融通於2018年7月到期,屆時須

  按貸款人(作為存款銀行)就存放於及抵押予貸款人的現金抵押品支付的利率加0.40

  厘的利差計算而來。根據協議條款,當出現控制權變動或重大不利影響(定義見協

  截至2017年及2016年12月31日,我們的未清償娛樂場應收賬款結餘中,分別

  永利澳門與澳門政府簽訂的批給協議以澳門元列值。澳門元(屬不可自由兌換貨幣)

  與港元掛鉤,且在很多情況下兩者可在澳門互換使用。港元與美元掛鉤,兩種貨幣

  之間的匯率於過往數年維持相對穩定的水平。然而,港元與澳門元之間以及港元與

  美元之間的匯率掛鉤關係,會因(其中包括)中國政府政策改變,以及國際經濟及政

  如港元與澳門元日後不再與美元掛鉤,此等貨幣的匯率可能會大幅波動。我們亦不

  我們預期我們在澳門營運的所有娛樂場的大部分收益及開支以港元或澳門元計算。

  倘我們任何澳門相關實體產生以美元計值的債務或其他義務,則澳門元或港元與美

  本公司的受限制現金包括根據WML股份獎勵計劃由信託持有的現金以及除此之外截

  可能令本公司面臨信貸集中風險的金融工具主要包括娛樂場應收賬款。本公司於信

  31日,來自美國境外(主要為亞洲)客戶的應收借據分別佔本公司應收借據的81.7%及

  88.1%。該等國家的業務或經濟狀況或其他重大事件或會影響該等應收款項的可收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本公司概無於永利澳門優先循環信貸融通下擁有借款。

  於2024年到期的4 7/8厘優先票據及於2027年到期的5 1/2厘優先票據

  WML票據」)及7.50億美元的於2027年到期的5 1/2厘優先票據(「2027年WML票據」,連

  同2024年WML票據統稱「WML票據」)。WML將WML票據的所得款項淨額及手頭現金

  用作償還於2021年到期的5 1/4厘優先票據(「2021年票據」)成本的資金。

  金額的100%或(b)於2017年9月20日根據WML票據契約(「WML契約」)的條款由獨立投

  資銀行家釐定的「提前贖回」金額。在任何一種情況下,贖回價將包括累計及未付利

  現金淨額贖回最高達35%的2024年WML票據及2027年WML票據本金總額,贖回價分

  於2020年10月1日及2022年10月1日或之後,WML可按逐年下降的溢價(由適用本金

  金額的102.438%及102.75%分別至100%)加上累計及未付利息分別贖回全部或部分2024

  進行範圍與WML票據發行當日基本相同的博彩活動而言屬必要的許可、批給、轉批

  屬於WML所有未來有抵押債務,惟以充當有關債項抵押的資產價值為限;及將在架

  Finance信貸融通)。WML票據並無根據經修訂的1933年證券法(「證券法」)登記,並

  於2017年9月11日,WML開始對2021年票據的任何及全部尚未償付本金總額作出現金

  於2017年10月20日,WML已贖回未收購2021年票據餘下的4.036億美元本金金額,並

  本公司就WML票據發行及2021年票據現金收購要約及其後贖回錄得償還債務虧損

  截至2017年、2016年及2015年12月31日止年度期間,本公司分別錄得相應供款開支

  本公司擁有大多數股權的附屬公司WML設有兩個以股份為基礎的報酬計劃,提供以

  WML的普通股股份為基礎的獎勵。根據此等計劃可供發行的股份乃獨立於及有別於

  WML採納於2009年9月16日生效的股份獎勵計劃,以向其附屬公司的合資格董事及僱

  彼等可酌情釐定歸屬及服務要求、行使價、行使購股權的業績指標(如適用)以及其

  以下僅就購股權計劃下的購股權提供(以千計,授出日期的加權平均公允值除外):

  及安排轉讓最多50,000,000股股份。董事會可酌情釐定歸屬及服務要求、行使價及其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股份獎勵計劃下的未歸屬股份活動概要呈列如下:

  以下僅就股份獎勵計劃下的股份獎勵提供(以千計,授出日期的加權平均公允值除

  澳門特別行政區支付年費1,550萬澳門元(約190萬美元),作為永利澳門的股東獲股

  31日止年度各年的160萬美元以及截至2015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190萬美元。

  於2017年12月31日,2012年澳門所得補充稅稅表的法定時效已過。由於澳門所得補

  截至2017年12月31日,基於當前審查情況,概無須變更未確認的稅收優惠。

  除下述訴訟外,本公司及其聯屬人士於一般業務過程中涉及訴訟。管理層認為,相

  於2015年7月3日,WML公佈Okada各方就永利澳門及現為或曾為永利澳門及╱或

  董事的若干個人(統稱「永利澳門各方」)向澳門初級法院(「澳門法院」)提起訴訟。訴

  訟的主要指控為贖回Okada各方於Wynn Resorts的股份屬不當行為並估值過低,先前披

  露有關永利澳門向一名非關連第三方支付款項以換取對方放棄永利皇宮所在路氹土

  2017年10月16日或前後,Okada各方於澳門提交正式上訴文件,而永

  本公司認為上述由Okada各方提起的訴訟缺乏法律依據,並將為永利澳門各方進行強

  烈抗辯。管理層已確定,基於迄今的法律程序,目前其無法確定該訴訟的結果的可

  本公司審閱每個經營分部的經營業績。永利澳門及永利澳門的擴建部份萬利乃以單

  一綜合渡假村的方式管理,故合計為一個可呈報分部(「永利澳門」)。永利皇宮被列

  EBITDA」指未計利息、所得稅、折舊及攤銷、開業前開支、物業費用及其他、管理及特

  許權費、公司開支及其他(包括公司間的高爾夫球場及用水權租賃)、以股份為基礎的報酬、償還債務虧

  損、利率掉期公允值變動、贖回票據公允值變動以及其他非經營收入與開支前的淨收入,並包括於未綜

  計量其分部的經營表現,以及比較其物業與其競爭對手的物業的經營表現,並且作為釐定若干獎勵薪酬

  EBITDA作為對公認會計原則的補充。為求以較獨立的形式綜覽其娛樂場業務,包括

  在內的博彩公司過往會從EBITDA計算中,剔除與管理特定娛樂場物業無關的開業前開支、物業費用、公

  現、取代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以計量流動性或取代根據公認會計原則釐定的任何其他計量的資料。與

  資金成本。本公司動用大量現金流(包括資本開支、利息支付、債務本金償還、所得稅及其他非經常性

  本公告載有前瞻性陳述。該等前瞻性資料涉及可對未來預期業績構成重大影響的重要

  風險及不明朗因素。因此,此等業績可能與我們所作任何前瞻性陳述中列示的業績有所

  不同。該等風險及不明朗因素包括但不限於娛樂場╱酒店及渡假村行業的競爭、本公司

  對現有管理層的依賴、旅遊、休閒及娛樂場消費的水平、整體經濟狀況,以及博彩法律

  或法規的轉變。有關可能影響本公司財務業績的潛在因素的其他資料載於本公司已刊

  發的中期及年度報告。我們並無責任(並明確表示不會承擔任何有關責任)就新資料、未

  獨立非執行董事兼主席盛智文博士及獨立非執行董事蘇兆明、Bruce Rockowitz及林健鋒。


相关评论